天发娱乐场官方网站-美航空业重创后恢复迟缓,产业链上逾千万个就业岗位仍摇摇欲坠

  原标题:美国航空业受疫情重创后恢复迟缓,产业链上逾千万个就业岗位仍摇摇欲坠

  近期多项数据显示,在前期经历了新冠疫情的重创之后,美国就业市场正在稳步持续好转,上周发布的一周失业金初请人数终于降回了100万以下。然而,有一个行业却仍然深陷泥潭之中,那就是在国内与国际交通需求仍受防疫管控措施严重抑制的航空业部门;

  美国航空业者已经向政府发出警告称,在当前的250亿美元专项援助资金于10月1日到期之后,这一行业中的7.5万个就业岗位就可能进一步蒸发。事实上,航空业工会及航空公司管理层正要求国会将援助计划再延续半年直到2021年3月底。然而,大选来临前两党的恶斗却非常可能使得航空企业得不到“续命”所必须的资金,令新一轮裁员潮在所难免。

  目前,美国各大航空公司直接雇佣有70万名员工,但其背后的整个产业链却牵涉到了多达1000万人的生计。这意味着这一产业链超过了直接间接雇佣600万人的旅游与酒店业,成为受疫情牵扯最深的就业最重灾区。所以,一旦新一轮航空业救助计划不能落实,美国就业市场或再度遭遇灾难性打击。

  专家更指出,由于航空旅行行业的特殊性,从这一领域被辞退的员工将很难在公开市场上找到合适对口收入稳定的新工作,因而如果没有更多的财政援助,他们将身处“悲惨”的境地之中。对于美国整体经济与社会前景而言,这也将是一场浩劫。

  事实上,美国四大航空公司在今年二季度已经史无前例地亏损了超过100亿美元。虽然在疫情高峰过后,航空旅行需求有所恢复,但相比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仍是不值得一提。在今年夏季的传统旅行旺季,美国国内航班的运量仅有去年同期的30%,而受到国际旅游禁令冲击的跨国航班运量就更加惨不忍睹。许多航空公司执行层都表示,在这场危机中只有通过“瘦身”才能求生,这意味着行业内大规模裁员将在所难免。

  更糟糕的是,业内机构还预测,航空业的全面恢复可能要等到2024年,这比之前的预期又晚了一年。而更令人担心的状况是,新冠疫情本身已经带来了产业的重新洗牌,远程办公与网络视频会议日后将成为常态,这意味着为各大航企带来最丰厚稳定利润流的商务客流将大幅缩水,即使在疫情全面平息之后也很难恢复如故,这对于航空业者而言将是更大的坏消息。

  因此,如果需要维持航空业的雇佣规模,美国政府就必须不断延长其针对性的行业援助计划,使之成为一个财政无底洞,否则,航空公司就必须削减航班数量和雇员规模,造成对公司、员工和旅客而言各败皆输的场面。事实上,当前航空业的困境已经超过了2001年911事件或者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冲击,乃是空前局面。眼下,即使美国政府予以该行业持续援助,已经失去的就业岗位也已经就此一去不复返。

  虽然,根据之前达成的财政协议,在援助措施于9月30日到期之前,航空运营商暂时不允许继续裁员,但即使没有被解除劳动合同,许多航空公司的员工也处于无薪或减薪休假的状态,一些人甚至被迫提前退休。对于各大航空公司来说,裁员至少20%也是其维持生存的底线。但问题在于,由于整个行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寒冬,对于机师这样高薪而技能高度特化的人员,已经几乎没有可能在公开市场上再找到能够提供同等收入的新职缺。这可能会酿成影响更广泛的社会问题。有报道称,一些空乘人员在被辞退之后,只能靠帮人遛狗来维持生计。

  并且,航空业的困境还在向着产业链上下游进一步溢出,对于美国最大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而言,这不啻于在其刚刚遭遇了737-MAX安全门重创之后,又继续在伤口上撒盐。波音公司去年已经裁员10%或1.6万人,而今年还将减员1.9万人,其中有6000人已经在6月底正式离职。而为波音提供上游原材料与配件或者辅助服务的中小企业所解聘的员工数量却数倍于此,而他们却不会像波音公司的正式员工那样,在被遣散时拿到丰厚的红包。同样,各大航空公司的上下游辅助企业也难以被联邦援助项目全面覆盖,其企业与员工生存状况才更令人揪心。

  而另一点外溢影响则在于,作为能源消耗的大户,美国乃至全球航空旅行需求持续低迷的状况也将不可避免地对石油市场产生持续冲击。直至目前为止,航空燃油需求量仍只有2019年同期的50%,按最乐观的预期要到2021年底才能完全复苏,这对于国际原油价格本身也是个持续利空消息。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明煜